首页 > 主页 > 学校概况 > > 正文

天使的朋友创奇迹——记江岸区辅读学校特教老师谌添红
2015-07-29 10:28   来源:未知 点击:

   出镜教师:谌添红,女,32岁,江岸区辅读学校特教老师
   有种说法:患自闭症的孩子都是天使的孩子。在江岸区辅读学校,一所接受弱智、自闭症孩子的学校里,又有一种说法:谌添红是天使的朋友,32岁的她在这批孩子身上创造了一个又一个的奇迹。
   谌添红,该校仅有的两位特殊教育科班出身的老师之一。“其实当初选专业时并不知道什么叫特殊教育,没想到是这样一个专业。”说起当初的选择,她有些不好意思,但在辅读学校一干就是12年。“想做些事,不想自己一生碌碌无为。”
   30岁后,谌添红行动了,她尝试开办了集康复培训和正规教育为一体的“康复实验班”。为教好这些孩子,她的手臂被孩子抓得伤痕累累;为让孩子开口说话,她往往同一句话对一个孩子要说到上十次才有反应;每周五,她会带着孩子到普通小学,与那里的学生一起活动。
   正是她的努力付出,一年来,康复班从开始艰难招生,到现在要开第3个班了,只有8个名额却有14名学生报名。
   改变,从家长一句话开始
   “孩子来了一年,怎么连名字也不会写?”几年前,家长的一句话震撼了谌添红。
   谌添红很明白,那句话并不是在指责学校和老师,但心里却不好过。市教育局明确表示轻度智障学生可随班就读,但送来的学生智障程度都比较高,可学校教学模式还是原样,难度只比普通小学稍低,根本不能适应这些孩子,“像过去那样一位老师对十几名学生已经不可能了”。
   她更心疼的是,一些孩子从学校出去时甚至不如进来时好。那时起,一直在做教研的谌添红开始考虑改变这种现状。
   当班主任,坚定改革决心
   2005年11月,学校实在缺老师,校长请谌添红带一年级的班主任。
   一个班15名学生,有6个自闭症孩子,还有2个自闭倾向的孩子。谌添红回忆,带班第一天,孩子们都不进教室,满操场跑,她便满操场追,可把这个孩子拎进教室,去追另一个孩子时,刚才那个又跑出去了。
   与学生及家长混熟后,她又发现了传统教学模式的弊端。一位自闭症孩子的家长告诉她,为了治病,专门把孩子送到山东一个康复中心,半年用了几万块,看上去有些进步,但进学校后,不适应这种模式,可又无处可去。
   谌添红当时没说什么,但暗下决心,做个试验班,不仅有那些康复中心针对性强的康复培训辅导,还要重视教育,培养孩子的习惯,“也许会对这些孩子有帮助”。
   新教学模式,家长多观望
   在学校支持下,谌添红的康复实验班开始筹备。
   谌添红说,当时压力非常大,尽管向校长立了军令状,心里还是没底,不知道这种尝试会是怎样一种结局,“也许半年就办不下去了,也许招不到学生”。
   果然,进行招生宣传时,几乎所有的家长都肯定了谌添红的想法,但对于是否能实施、效果如何、老师是否能坚持都表示怀疑。
   无奈,谌添红只好“力邀”自己班的学生,因为这些家长与她交流较多,也愿意将孩子交给她试试。
   2006年9月,6名学生正式在康复班上课,1人有唐氏综合症、3人智力发育迟缓、1人自闭症加中度智力障碍、1人有自闭症,学校共配备了语言训练、数学、生活和美工4位老师。谌添红给这6名孩子做了测评,除正常教学外,给每个人有针对性地制定了训练计划。
   艰难康复路,奇迹不断创造
   ◆自闭孩子学会感情交流
   超超(化名)从小到大遇到一点点小事就会尖叫。刚到学校时,经常尖叫不止,而且“这孩子精力特别旺盛,至少会叫一个小时,甚至叫一早上”,谌添红说,他会叫得人“头发都竖起来”。
   超超的妈妈说,孩子那时就是“鬼见愁”,谁都怕他,“但孩子从小就这样,?得法”。
   谌添红分析发现,超超自制力较差,控制不了情绪,于是用尖叫来宣泄。无奈,谌添红采取了强制手段,只要超超尖叫,就把他带到办公室,敲他的手,让他知道疼,然后对着他做出抿嘴巴的嘴形,让他学会停止尖叫。但平日里,对超超特别关爱,让他体会老师的良苦用心。
   半个月后,超超不再尖叫了,还跟着同学们学会了哭。谌添红说,哭对一个患自闭症的孩子太可贵了,因为他们不会有哭等感情交流。现在,超超有什么事都会主动找她说,初次见到记者还会说“阿姨好”。
   超超的妈妈高兴地说,孩子终于“开窍了”。只要她有空,便到学校给老师帮忙,“太感谢谌老师带给超超的变化了”。
   ◆陪胆怯孩子教室外站着听课
   9岁的冬冬(化名)来辅读学校前从没上过学,他智力发育迟缓,会听会说,但说话从不看人,胆子又特别小,声音稍大便捂住耳朵。
   刚到学校时,冬冬怎么也不愿进教室,总站在教室门外偷偷往里看。谌添红觉得这孩子也有好奇心,这是他很大的一个优点,只是不稳定,有恐惧感。
   于是,谌添红陪着冬冬在教室外站着听了3个月的课。每天早上见到冬冬,她总会先给冬冬一个拥抱,不管是否理她,谌添红总不厌其烦地问冬冬哪位老师漂亮、哪个同学会玩、哪个同学在鼓掌等问题,并逐渐增加提问的难度。
   渐渐地,冬冬对教室不再陌生,谌添红开始邀请冬冬到教室里和同学一起玩。3个月后,冬冬终于主动到教室坐着,与其他同学一起上课。
   现在,冬冬不仅能看着别人的眼睛说话,还能主动讲话,每次得了奖励,都会送给谌老师。
   ◆不愿走路的孩子学会轮滑
   安安(化名)是个可爱的小女生,智力发育迟缓,一直由爷爷带着。刚到学校时,不仅不会说话,连路都不愿走。
   “这些孩子因身体原因,家里更加宠爱,大多孩子从不做家务,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生活。”谌添红由此想让这个班的孩子学轮滑,锻炼他们的意志,并希望在一个学期内能让孩子们在轮滑鞋上站稳。学校里许多老师都认为这是天方夜谭。
   谌添红和另一位老师帮安安把轮滑鞋穿好,然后将她“丢”到操场草地上。安安急得没办法,只有尝试着站稳。
   在谌添红的“魔鬼”训练下,孩子们不仅站稳了轮滑鞋,还能自如地四处“溜达”。见到记者时,安安到处跑,并想从记者手上抢走相机,还做起鬼脸。
   学校所有老师和家长瞠目结舌,佩服谌添红创造了一个奇迹。她却很平静,说这是孩子生存最基本的本能,其实很容易做到。
   创造奇迹5大秘诀
   ◆给家长洗脑
   谌添红笑言自己最喜欢给家长“洗脑”,每次接新班,她都会说三句话:
   “不管孩子现在情况如何,要把孩子当人,如果家长都做不到,更不要指望别人能这样做。”
   “要把孩子当正常人对待,要以正常人的要求来要求孩子,不能轻易妥协。”
   “只要你们不放弃,我绝对不会放弃。”
   ◆用心做事
   除了认真测评新来的孩子外,谌添红还会针对每个孩子的问题仔细、冷静地分析原因,制定不同的康复方案。
   ◆“两条腿走路”
   孩子的行为习惯培养不放弃,康复培训同步进行。
   ◆自信心
   谌添红非常自信地告诉记者,对于这些孩子,没有做不到的,只有想不到的。
   ◆感谢合作老师
   和谌添红搭班的有3位老师,分别是数学老师李霞、生活老师胡安洁和美工老师刘辉。“如果没有他们的配合,这个班不可能有今天的成绩”。

上一篇:山东临沂新星特殊教育学校 王东海
下一篇:“校长妈妈”王秀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