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主页 > 学校概况 > > 正文

田光华,轻轻打开孩子那扇自闭“心门”
2015-07-29 10:29   来源:未知 点击:

  田光华又往外搬东西了。4年来,她已不记得这是第几次把家里的东西搬往幼儿园了;4年前,她花光积蓄创办了这家专门招收特殊儿童的幼儿园。今日是国际助残人日,从事特殊教育36年田光华说,“孩子从不能生活到能够生活,这是我的生活原动力。”
  源于偶然
  突然,他把我头发扯下来
  这是一个阳光灿烂的午后,约好见面的时间是下午两点。田光华提着厚厚的文件袋,走出八里小区,她面相谦和、身体偏瘦,说话有点嘶哑。
  “我们的孩子要上学。”她笑笑,创办北斗星亲子苑,源于偶然。7年前的11月17日,她突然接到学校的电话,18位家长恳求学校接收一群孩子。5岁的远远,目光清澈,是18个孩子之一。那个下午,阳光格外刺眼,一对一隔桌相坐,田光华试着逗远远,孩子没有抬头,充耳不闻。她身体稍倾,打算再进一步。猝不及防,远远抓住她的头发使劲拽,小小的孩子,无论如何也不撒手,眼看着头发一缕缕地被扯下来。
  “震惊!”只能用这样的词语来形容。表面上,远远长得白白净净,有漂亮的大眼睛和长睫毛,却做出如此粗暴的行为。第一次,田光华了解到“自闭症”的可怕。
  “是那些渴求的眼神,让我觉得有责任让这些‘星星的孩子’有一个守护天使。”轻抿一口茶,讲述继续。由于需要“一对一”,从1999年到2002年,成都市特殊教育学校也只试点性质地招收孩子,根本不能满足社会需求。2003年初,田光华退休后,有了办自闭症儿童班的构想。
  忠告,你何必趟那浑水
  午后的太阳已经隐没了半个身子,田光华下意识地端起茶杯,两只手捂着取暖。“事情并不如想像的那么顺利,置疑声铺天盖地。”先是同行忠告,办特教难,办私立特教更难,何必趟那浑水。两个儿子也劝她好好休息,折腾那干啥!
  一时间,各种言语充斥着田光华的耳朵。办,家人那关不好过;不办,如何面对那些渴求的眼神。“那一月,是人生最难熬的时间。幸好,后来做普教的老伴站到了我这边。”最难的是,如何让两个儿子回心转意。老两口决定攻心,利用休息时间,摆那些孩子的故事,诉说梦想,一有空就给他们讲。三番五次,两个儿子妥协,只是要求千万要注意身体。
  困难,远远不只这一件。办班,得找愿意合作的幼儿园。田光华找到了市中心一个交通便利的幼儿园,给园长说明来意,态度很好的接待后,园长以担心影响正常儿童为由进行拒绝。田光华不死心,再找一家,同样在市内,从谈自闭症儿童的可怜,到家长的艰辛,结果却如出一辙。田光华连找了5个幼儿园,都没有结果。重复过去,田光华眼里噙满泪水,“过去了,都过去了”。
  梦想短路
  “谋取”,80岁的母亲献出电器
  办班不行,田光华决定自己办一个特教幼儿园。拿出自己和老伴的所有积蓄,3.5万元。发动亲戚朋友,最后筹到了10万元的资金。选址,异常艰辛。
  一个多月后,幼儿园落户温江金马镇一乡村废旧房。田光华说,学校周围都是农舍,破旧的房子,丝网随处乱拉,稀稀散散的瓦片,满屋厚厚的灰尘,惨不忍睹。整整收拾了一个多月,房子勉强可以示人。学校需要冰箱、洗衣机、VCD,田光华就说服母亲,让她搬进自己家,把母亲的电器搬到学校。开始,80多岁的母亲根本不同意,经不住她的软磨硬缠而同意了。不仅如此,田光华还制作教具,大本的沟通簿、认知簿,用各种图片拼成一个超市购物的场景,让孩子认识蔬菜、水果。一有空,田光华就到各大超市收集宣传画,回来剪好,再粘贴制成册,学校已有近百本这样的画簿。
  田光华开始“招兵买马”,连她在内,6个老师,一个清洁工,一个炊事员。“开学像是在过盛大的节日,家长们都激动得热泪盈眶。”2003年2月16日,四川省第一家专门招收特殊儿童的幼儿园正式开园,首批学员12个。
  放弃,比眼泪更椎心的痛
  梦想与现实,总有很大差距。语速突然加快,田光华的眉头又紧锁起来。“办学用的8000平米房子,每月需要租金6000元,老师每人月薪要350元,外加一个炊事员工资每月400元,清洁工每月300元。尽管12名学生每人每月会缴纳200元--600元的培训费,可根本不够每个月的支出。
  “从开园到现在,亏了不少。”田光华自嘲,办学后,她便当起了“老赖”。翻开的写字本:房租每年5万元,教师工资每月1.2万元,教具损失费和房屋维修费7万元,幼儿园一年至少需要支出25万元,加上社会一些零零散散的资助,每年还有好几万元的缺口,她只有通过拖欠房租来运转。
  非典时期有一月,幼儿园困难到工资都发不下去了,园内的孩子被接走,房屋因为年久失修开始漏雨,管道也爆裂了,她只有拿出两个人5000元的退休工资,熬过这一难关。熬过资金难关后,田光华却意外遭遇家长要放弃孩子的打击。那天,她却接到学生乐乐家长的电话,让她无论如何去孩子家一趟。至今,她仍清晰地记得当日的场面,房间里,4岁的乐乐正被外婆看着,妈妈坐在爸爸旁边,不停地抹眼泪,“田妈妈,我们快坚持不下去了,想放弃了……”后面的话田光华几乎没有听清。
  父母这声叹息后,让田光华挫败感陡生。没给任何人说,她悄悄地回到学校,偷偷地哭了一天一夜,感受到从未有的绝望。
  一丝感动
  鞠躬,这是最真诚的感谢
  田光华辛辛苦苦耕耘的这4年,有230多个自闭症儿童先后得到提高出园。一次亲子会,送进来半年的5岁孩子洋洋,竟然在妈妈脸上亲吻了一下。一个简单的动作,让在场所有的人欣喜万分,妈妈更是眼泪夺眶而出。还有一次,新都一个叫豪豪的孩子,父亲常年在外打工,家境贫穷。进园前,不吃饭,到处乱跑,一期后,孩子可以认识几十个汉字,还能简单地对话,父母来接时,非常感动,坚持要请老师们出去吃顿饭。大家坚决不肯,孩子的父母专门来到田光华的办公室,深深地鞠了三个躬,5岁的豪豪还端端正正地行了一个礼。
  让他们从不能生活到能够生活,从不能活到能活。田光华诚实地表达着这样一个愿望。幼儿园遭遇资金困难,一些家长主动要求学校提高收费标准,学校缺什么,他们也会找个理由为学校买齐。
  不知不觉,两个多小时过去了,窗外的暮色多了几分寒气,老人脸上的坚持却深入骨髓。昨天,田光华又返回温江了,“转3次车,也就3小时左右就到了”。
  链接
  根据2001年全国0—6岁残疾儿童抽样抽查显示,约有精神残疾儿童10.4万,其中绝大多数为孤独症儿童;孤独症儿童康复现状不容乐观,孤独症康复进展仅集中在北京、上海、广州、南京、长沙、成都等少数经济发达的大城市,中小城市乃至广大农村地区,孤独症康复工作基本还处于空白阶段。

上一篇:北京智障者服务中心主任 李长友
下一篇:为特教事业无私奉献的〃当家人〃——记沂源县特殊教育学校校长